更多>>精华博文推荐
更多>>人气最旺专家

何旭旭

领域:张娜

介绍:沈宁半躺在床上,他肩膀缠着绷带,手里捧了一本书,“把刀拿过来。”沈宁为此给她买了个眼罩,顾念稚通常晒半个小时正面,在晒半个小时后背,沈宁问过她,“你翻来翻去的干什么。”,她转过头,慌忙的蹲下去解开一直绑着沈宁手的绳子。他开口道,“顾念稚。”...

陈娅

领域:孙文静

介绍:安小熙手里拿着咖啡,手心被烫的通红,她茫然的点点头,“烫……烫的。”顾念稚曲起膝盖,“沈宁,你不会是想上我吧?”,苏杉杉这样自信的一个女人,突然在这一刻觉得自己败了。...

赢钱的棋牌游戏
wn8vr | 2017-12-14 | 阅读(28657) | 评论(69473)
沈宁无言以对。任思情可怜巴巴的看了眼沈宁,沈宁头疼,“爸让我别老给你钱,你这样乱花钱不好。”她突然开口,“哎哟我操,亏了!”沈宁果然遂了她的缘,当天就安排了出院,家中的司机开了车到医院来接人,顾念稚和沈宁直接回了家。苏杉杉瞳孔放大了一瞬间,又去看了此刻低垂着头,刘海遮住了眼睛,沉默异常的沈宁。他摇晃着站起来,顾念稚扶她一把,沈宁道,“你不归队去。”他想,这真是一出好剧情,合着成了他拿出了一个亿让顾念稚离开他,有毒。顾念稚一拍大腿,“结婚亏了!我原来想了个特别酷哥的台词儿,结果没用上!”她宅了三四天之后,这天沈宁去上班,顾念稚心血来潮,等了会儿之后,也准备去沈宁的公司晃荡。沈宁的妈妈叫任思情,是个十分傻白甜的女人,并且执着于各种各样的撕逼,原先顾念稚还是囡囡的时候,和这女人有一场正面较量,就是给钱离开我儿子这么个戏码,这老女人每次一见顾念稚就不开心,轮番还得来一遍这戏码。她故作委屈,“我怎么又无耻了?你看现在咱俩这姿势,你无耻我无耻啊?”先下自己冲动,还没等到楼下的消息,她的背后全是普通人,这一枪她不敢躲。他从顾念稚出现的一瞬间,心里就清楚了。顾念稚昨天是这么回答他的,“裙子穿着不好我活动,万一走光了怎么办,我不是太介意,不过你好像挺介意的。”“见,怎么不见,这都你朋友?”顾念稚体质极好,不畏冷,现在刚入冬,室内开了暖气,没多少热,她穿衣时常上午过夏天,晚上过冬天。这下可好,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来探望他,这探望是一回事儿,实际来干嘛的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沈宁咬着牙,“你压到的地方。”...【阅读全文】
s33wy | 2017-12-14 | 阅读(16595) | 评论(77501)
对她这个蛮不讲理,随心所欲的混世魔王来说,轻而易举。况且吴队和宋远戈就算是教训顾念稚,顾念稚也没个好脸色,他二人更讨不到什么甜头。特别是猎鹰的队员,他们对顾念稚实力崇拜,对强者崇拜,而顾念稚曾在云华行政里也一样嚣张,脸长得好看,留着短发没什么,那时候也年少轻狂,还带着介于少年和少女之间的爽朗,但五年之后死而复生的这位顾副队,长发及腰,五官张开了之后,越显得柔和,那些早年没有的女人相,突然争先恐后的冒了出来,这张脸再不是没有吸引。她道,“这我公司员工,我要带走最先来的还是沈宁的母亲。沈宁面不改色,“怎么养活你。”第63章言情套路其中有个眼睛十分尖的女记者,一眼认出了顾念稚扶着的男人是沈宁,她惊讶道,“顾念稚同志,你扶着的人是沈少吗?请问他怎么了?受伤了吗?你们认识吗?他怎么受伤的?”她晃去公司的路上,正巧遇到了安小熙。顾念稚的手仍然举着,她不急不缓,“冒充我有什么好处。”她道,“我不是来和你说废话的,我想你既然知道猎鹰,你应该也知道我们来这里的原因。”“想出院的话,安排私人医生吧。”顾念稚把手挣脱出来,捧着沈宁的肩膀,叹了口气,忧国忧民,“沈家娘子,我看你这身残志坚的,都这狗德行还不忘着惦记我,我真是受宠若惊啊。”下面的恐怖分子应该是全部都被解决了,从内往外攻破的猎鹰成员,带着防毒面具,来不及反应过来的,天台上仅剩的一部分蒙面的份子,很快就被制服了,部分顽固反抗的,当场击毙。顾念稚曾经清醒过一次,她记得当时唯一有印象的就是这女人,自从顾念稚拖着凳子到了房间内以后,整个房间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。顾念稚闻声,靠着沈宁给她的枕头,敷衍道,“啊,是我,囡囡这谁取的名字,沈宁取的?”第62章日常狗粮顾念稚不动声色的开口,“你冷静点。”顾念稚手指神经质的抽动两下,天台的门从里面被人一脚踹开,时间刚好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ojatp | 2017-12-14 | 阅读(27772) | 评论(38450)
特别是猎鹰的队员,他们对顾念稚实力崇拜,对强者崇拜,而顾念稚曾在云华行政里也一样嚣张,脸长得好看,留着短发没什么,那时候也年少轻狂,还带着介于少年和少女之间的爽朗,但五年之后死而复生的这位顾副队,长发及腰,五官张开了之后,越显得柔和,那些早年没有的女人相,突然争先恐后的冒了出来,这张脸再不是没有吸引。你说天下的事情这么巧,偏偏全让她顾念稚赶上了,这个安小熙端了两杯速溶咖啡,纸杯子,看她小心的端着,理应是烫手的,顾念稚早之前嘴巴里说着见着了这个小女人要怎么怎么怼她,如何如何欺负,实际上却没什么行动表示。顾念稚笑嘻嘻的翻了个身,利索的脚落在地上,往床上一座,向后一倒,横跨了整张床,她丝毫没有欺压一个右手不能动的病人的愧疚感。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,因为这实在是超出人类能达到的界限了,哪怕是其中拽上了绳子,可在这么短时间内准确的抓住了绳子,实在可怕!妖艳贱货这时候眼泪才真的要落下来,她气急攻心,竟然从口袋里掏了一把枪出来,指着安小熙,顾念稚眼睛一眨,那把枪就落在了地上。顾念稚没睡着,沈宁一喊她就醒了,这女人慢吞吞的坐起来,拖着她的躺椅,拖到了屋子中间。但此时,这个狼狈的男人,穿着西装,看不出是什么人,当着这么多的人面,这么个态度给顾队?!顾念稚帮她接过咖啡,问她,“你给沈宁买的?”沈宁眼见得顾念稚一开口就吐不出好话,皱着眉闭上眼睛,“你闭嘴。”前段时间顾念稚和沈宁的事情在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的,多少人想要来一睹这个女人的风采,无奈沈宁闭门谢客,拒不见面。任思情一愣,没想到顾念稚来这么一句,委委屈屈的开口,“这么多你还嫌不够!你真不要脸!”顾念稚只好又重复一遍,“我是个路人呀,我刚不说过吗,怎么记性这么差?”她开口,“我们不会硬来。”并且示好性的后退一步,“我们是来讲和的。”这人几天压抑的情绪全部爆发了,他一边怕云国军队硬来,一边紧张现场局势,精神也到了不堪忍受的地步。苏杉杉瞳孔放大了一瞬间,又去看了此刻低垂着头,刘海遮住了眼睛,沉默异常的沈宁。他从顾念稚出现的一瞬间,心里就清楚了。顾念稚道,“你不信我,连猎鹰都不信吗。”看来顾念稚给她留的阴影不小,但是黑道少主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,可就不这么认为了,他觉得是自己后宫起火,妖艳贱货虽然被打了一巴掌,但是她愣是撅着脾气没哭,死死地盯着安小熙,好像要把这人拆之入腹,十分可怕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cml8f | 2017-12-14 | 阅读(48827) | 评论(39623)
沈宁最近在积极养病,特别配合。他开口道,“顾念稚。”她退后助跑,借力一跃,半空的直升机放下绳子,顾念稚拽着绳子直接垮了整整十米。妖艳贱货这时候眼泪才真的要落下来,她气急攻心,竟然从口袋里掏了一把枪出来,指着安小熙,顾念稚眼睛一眨,那把枪就落在了地上。而前面走的慢些的猎鹰队员,听到了顾念稚这番话,吓的心脏停了半拍,脚下一滑,差点儿滚下去,他心里咆哮,我操这他妈是顾队啊!这是被借尸还魂了吧!!顾念稚一脚跨到床上,壁咚沈宁,“我脑子不太好使得那段儿时间发生的事儿,我可都记得,这些事儿我也不追究了,免得你说狗哥我小气,我就追一件事。”沈宁内心无比赞同的点头,但是表面没什么动静。她突然开口,“哎哟我操,亏了!”沈宁开口,“什么也没搞。”顾念稚是什么人,什么来头,多少厉害,实力多强,多惹不起,刚才短短的十几分钟之内,就让所有人感到震撼了,曾经从大街小巷听到的说法,还以为是夸张了,眼见之后,再也没有人敢质疑这个女人的实力和位置。沈宁捡起书,放在床头,“又在鬼扯。”沈宁无言以对。“将你他娘的屁和!你让他们给我把枪放下!拖了这么多天没有结果!老子他妈的不等了!”她这身打扮沈宁勉强看得过去,于是又把注意力转移到顾念稚的头发上来了,他假装漫不经心的问,“你头发不剪。”沈宁眼见得顾念稚一开口就吐不出好话,皱着眉闭上眼睛,“你闭嘴。”“下次给你补回来。”众人一瞥,果真在阳台上看到了一张躺椅,上面的确躺了一个人,头发挺长,带着眼罩,睡得十分惬意。沈宁扯了下嘴角,“你还是归队吧。”...【阅读全文】
6ds8o | 2017-12-14 | 阅读(15331) | 评论(64942)
顾念稚回答,“我是个路人。”其中包括了小红,小绿等等,她还看到了李嫚云。顾念稚把手挣脱出来,捧着沈宁的肩膀,叹了口气,忧国忧民,“沈家娘子,我看你这身残志坚的,都这狗德行还不忘着惦记我,我真是受宠若惊啊。”不止记者,围观的群众目睹真容之后,也是啧啧称奇。顾念稚是什么人,什么来头,多少厉害,实力多强,多惹不起,刚才短短的十几分钟之内,就让所有人感到震撼了,曾经从大街小巷听到的说法,还以为是夸张了,眼见之后,再也没有人敢质疑这个女人的实力和位置。顾念稚顿时觉得悲愤交加,冤的很啊!顾念稚需要拖住时间,只等下面的人传来消息。众人几乎不约而同的感叹,这,这找死吗在!第64章你敢下药安小熙糯糯的点头,顾念稚把咖啡放嘴里喝了口,“这么苦,他喝不下的。”她说道,问这个黑道少主,“你这儿有事没事儿,没事儿我要带人走了?”在顾念稚已经习惯子弹射到防弹衣身上,带来的痛楚时,同生共死的战友在身边倒下,再也爬不起来的绝望时,她还在国外,享受着酒吧里形形□□男人的追捧,这就是她们最大的不同。“想出院的话,安排私人医生吧。”顾念稚心道,穿了防弹衣,不躲也没事,顶多痛上一阵子,死不了。今天云国受到的信息也太多了,这个一直不露面的女人到底是谁,到底长什么样,这一切都让人充满了巨大的好奇。她在沈宁嘴上吧唧了一口,“我发自肺腑的建议你先好好休息,并真心实意的认为你这样子什么都干不了。”顾念稚补充,“包括我。”黑帮少主是什么?顾念稚想着想着笑出了声,好家伙,现在都流行这款套路了。沈宁,“恩?”她妈大大的眼睛看着看着,就要落泪了,沈宁赶紧道,“我给,我给,你别哭。”...【阅读全文】
eeduq | 12-13 | 阅读(88152) | 评论(57264)
顾念稚把病房里的唯二的两个凳子拖到了一块儿,做了一张,另一张放在窗口,把脚打直了翘了上去,她的头挂在椅背上,倒着看沈宁,头发长长的垂下来。你知道顾念稚这个人,不但爱念,还特爱演,念道激动之处,蹭的一下就飙上了演技,站在床上恨不得立刻给他来一段生离死别,她一个人的独角戏也就算了,还要强迫沈宁跟她一块儿演,不演不行,演了不说话也不行,得和她一样,真情实感的对台词。顾念稚笑嘻嘻的翻了个身,利索的脚落在地上,往床上一座,向后一倒,横跨了整张床,她丝毫没有欺压一个右手不能动的病人的愧疚感。顾念稚掐了跟草叶子,叼在嘴里,蹲在路边,全神贯注的欣赏起来。顾念稚笑道,“烫还不递给我?”顾念稚晒着太阳,动也不动的回答,“不成,你儿子是我一生挚爱,得加钱。”顾念稚这才发现,自己由于过分紧张,压着他肩膀的手不自觉的用力,她手足无措的收回手,“对不起……”但是顾念稚就是一个这么不按套路出牌的人。现如今又可以探望了,这人都跟约在同一天似的,一股脑的全来了。她顾念稚能搞什么出来,无非就是,搞个大事,搞个大新闻。沈宁面不改色,“怎么养活你。”李嫚云这时才鼓起勇气开口问,“囡囡,囡……你,你是囡囡吗……”沈宁的伤口在好的差不多的时候,他妈终于忍不住打电话询问了,沈宁这个不准探望,是不准任何人探望,包括他妈,昨天他妈一个电话打过来,说再不让她来,她就要闹自杀了,沈宁吃不住,于是开始陆陆续续的允许一些人来探望了。她动作实在是太快了,以至于没有人发现这把枪是怎么落在地上的,顾念稚弯腰把枪捡起来,揣进自己兜里,“大家都是朋友些,别打了呗。”恐怖头子问她,“你什么意思,你们是要硬来吗?”顾念稚懒洋洋开口,“我不想动。”沈宁一开始还没清楚他说什么,能反应过来,难得的停顿了一瞬,“你说什么?”这个妖艳贱货看着就妖艳,头发染成了火红色的,穿着皮衣皮裤,身高也可以,从车里下来,二话不说就给了安小熙一巴掌,都把人给打懵了,顾念稚一拍大腿,心说好,加戏的来了!...【阅读全文】
ul5df | 12-13 | 阅读(49810) | 评论(99843)
场面一度混乱失控,下面的警察拦开了记者,为顾念稚腾出一片空路,这些记者十分敬业,纵使被拦住了也喋喋不休的跟在旁边提问题,大有顾念稚不回答,他们能一直跟到医院去。对她这个蛮不讲理,随心所欲的混世魔王来说,轻而易举。顾念稚笑道,“烫还不递给我?”周围围观的群众大气不敢出,纷纷假装自己在到处看风景,顾念稚叼着草眯着眼傻笑的声音,就十分突兀了。沈宁咬着牙,“你压到的地方。”沈宁最近在积极养病,特别配合。沈宁开口,“什么也没搞。”沈宁咬着牙,“你压到的地方。”沈宁脑仁疼的厉害,刚才那枪直接穿过他的肩膀,他除了脑仁疼,肩膀也疼,但是更加疼顾念稚这个女人。最先来的还是沈宁的母亲。沈宁抿了抿嘴巴,不说话。顾念稚紧绷了这么多年的神经,终于可以歇歇了。顾念稚没了云华行政的工作,自认为是个混吃等死的咸鱼,成日里无所事事,每天在家打游戏,抽ssr,几乎把她仅有的那点儿工资卡都刷爆了,也没有什么好手气。沈宁眼见得顾念稚一开口就吐不出好话,皱着眉闭上眼睛,“你闭嘴。”顾念稚最近拖了个凳子,把活动范围扩大到了阳台,那处阳台位置挺大,她摆了个躺椅,盖着棉被晒太阳。任思情就开口了,她说,“顾念稚,你离开我儿子吧,我给你五千万。”她邪邪一笑,“你和那个安小熙,搞什么东西?”沈宁心里也挺微妙,他原先以为顾念稚在天河上街遇险的那些话,又是哄他的,顾念稚这种人,勇于认错,死不悔改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v71fr | 12-13 | 阅读(27099) | 评论(23166)
结果顾念稚一头长发,脸蛋姣好,甚至还有种奇异的气质围绕在她身上。沈宁等了五年,五年前顾念稚不要他,五年后还是不要他。看来顾念稚给她留的阴影不小,但是黑道少主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,可就不这么认为了,他觉得是自己后宫起火,妖艳贱货虽然被打了一巴掌,但是她愣是撅着脾气没哭,死死地盯着安小熙,好像要把这人拆之入腹,十分可怕。现如今又可以探望了,这人都跟约在同一天似的,一股脑的全来了。沈宁的伤口在好的差不多的时候,他妈终于忍不住打电话询问了,沈宁这个不准探望,是不准任何人探望,包括他妈,昨天他妈一个电话打过来,说再不让她来,她就要闹自杀了,沈宁吃不住,于是开始陆陆续续的允许一些人来探望了。顾念稚回答,“我是个路人。”结果顾念稚一头长发,脸蛋姣好,甚至还有种奇异的气质围绕在她身上。好容易把他妈哄走了,接下来到病房里的人,跟逛街一样,络绎不绝,大部分是沈宁的朋友,顾念稚躺在阳台上,任凭屋子里多少闹腾,她都不起来。他这话说的咬牙切齿,顾念稚认怂,“我先扶你下去,把伤口包扎了。”第64章你敢下药沈宁喊她,“你不见人?”顾念稚开口问,“干嘛了都不说话?”她问着,“怕我?”黑帮少主是什么?顾念稚想着想着笑出了声,好家伙,现在都流行这款套路了。这些记着的本事也真不是小看的,纵使前面出来了如此多的脱困的商业大佬和猎鹰成员,他们也准确无比的找到了顾念稚。沈宁半躺在床上,他肩膀缠着绷带,手里捧了一本书,“把刀拿过来。”众人齐齐摇头,顾念稚开口,“不怕你们就说啊,干等着多少无聊。”好羞一羞沈宁,一开始沈宁的确听着怪羞耻的,但是顾念稚念多了之后,他就麻木了。好容易把他妈哄走了,接下来到病房里的人,跟逛街一样,络绎不绝,大部分是沈宁的朋友,顾念稚躺在阳台上,任凭屋子里多少闹腾,她都不起来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rtqpx | 12-13 | 阅读(12530) | 评论(22541)
沈宁脸色一黑,再没提过这事儿。沈宁不喜欢她,不喜欢她的相貌,不喜欢她的性格,不喜欢她的行为,她都可以改,她最起码认为,改了之后,沈宁多少会注意到她。沈宁为此给她买了个眼罩,顾念稚通常晒半个小时正面,在晒半个小时后背,沈宁问过她,“你翻来翻去的干什么。”但是有些东西,无论怎么改都无法做到,因为没有经历过生与死,没有从死人堆里打过滚,没有在枪林弹雨中拼了命的活下来,她和顾念稚,差的不止是表面,还有时间。顾念稚此时扶着沈宁,怕扯到他伤口,小心翼翼的走着,四下正在找救护车,结果呼啦一阵的记者就围了上来,问题跟炮弹一样脱口而出,这些记者看到顾念稚的一瞬间是诧异的,原本以为这样牛逼的女人,怎么的也得是满身肌肉,人高马大,绝对的女强人。昨天的时候沈宁终于把书放下,提出自己的意愿,“你换身衣服。”第64章你敢下药第64章你敢下药蒙面头子往身边看了眼,转过头恶狠狠道,“顾念稚早他妈死了!你们少拿假货来糊弄我!老子怕你个卵!”安小熙糯糯的点头,顾念稚把咖啡放嘴里喝了口,“这么苦,他喝不下的。”她说道,问这个黑道少主,“你这儿有事没事儿,没事儿我要带人走了?”那个五年前就死了的顾念稚,那个在云国人民心中几乎神化,强大不可摧的副队。她顾念稚能搞什么出来,无非就是,搞个大事,搞个大新闻。妖艳贱货这时候眼泪才真的要落下来,她气急攻心,竟然从口袋里掏了一把枪出来,指着安小熙,顾念稚眼睛一眨,那把枪就落在了地上。第63章言情套路顾念稚恩了一声,“你拿不拿得出一个亿。”沈宁果然遂了她的缘,当天就安排了出院,家中的司机开了车到医院来接人,顾念稚和沈宁直接回了家。他们走到楼下,记者和摄像机一拥而上,镜头和话筒都在寻找一个人,就是顾念稚。诸如此问题,炮弹一样的打向她,顾念稚不胜其烦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xdc80 | 12-12 | 阅读(86635) | 评论(31342)
顾念稚手指神经质的抽动两下,天台的门从里面被人一脚踹开,时间刚好。顾念稚继续开口,“还是你要让我拒绝你?诶!你不行啊,沈娘子,咱俩合法夫妻我没理由拒绝你啊,还是你特喜欢床上挣扎的厉害的,我倒是可以挣扎一下,不过怕你打不过我,失了你面子。”但是他说的话好像还是被顾念稚听进去了,她今天可算抛弃她的大裤衩子了,穿上了高领的毛衣和膝盖上挖了两个大洞的牛仔裤,鞋还是那双人字拖。顾念稚站在天台边缘,天台风大,吹得她头发散的厉害,她气势压迫性的强大,宛如天神,原本在天台上心里空落没底的人质,在顾念稚带着猎鹰落地的一瞬间,心也跟着落地了。任思情就开口了,她说,“顾念稚,你离开我儿子吧,我给你五千万。”她这个‘沈同学我错了’的句式,从高二用到了现在,对沈宁起码保证了千八百十遍,每一遍是真的,沈宁听到这个句式,脸黑了几分。她此话一出,现场一片静默。沈宁翻了一页,“不动就没得吃。”沈宁对他招招手,她往前蹭了点,结果手被猛地拽了一下,天旋地转,翻了个身,就被沈宁压在被子里了。直到那记者问,“请问顾念稚同志,你能到这个位置,是否和沈家有关系?和沈将军有关系?”沈宁捡起书,放在床头,“又在鬼扯。”沈宁的伤口在好的差不多的时候,他妈终于忍不住打电话询问了,沈宁这个不准探望,是不准任何人探望,包括他妈,昨天他妈一个电话打过来,说再不让她来,她就要闹自杀了,沈宁吃不住,于是开始陆陆续续的允许一些人来探望了。黑道少主不悦,“不然问谁?”顾念稚站在天台边缘,天台风大,吹得她头发散的厉害,她气势压迫性的强大,宛如天神,原本在天台上心里空落没底的人质,在顾念稚带着猎鹰落地的一瞬间,心也跟着落地了。顾念稚道,“是挺不舒服的。”昨天的时候沈宁终于把书放下,提出自己的意愿,“你换身衣服。”她动作实在是太快了,以至于没有人发现这把枪是怎么落在地上的,顾念稚弯腰把枪捡起来,揣进自己兜里,“大家都是朋友些,别打了呗。”苏杉杉抿着嘴,死死盯着顾念稚,好像要把这个根本没有半点女人气质的女人盯穿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k23mx | 12-12 | 阅读(45041) | 评论(20560)
她看着安小熙,把手伸出来,“你坐在地上干什么,咖啡不烫?”黑道少主尽显霸道总裁,逼迫白莲安小熙无处可逃,这一来二去,顾念稚还看上瘾了。顾念稚乐呵,“别开车啊沈仙子,你高岭之花的人设都碎成炸了。”她捏着沈宁的肩膀,“好的怎么样了,我在这个医院都要住出茧子了。”在顾念稚已经习惯子弹射到防弹衣身上,带来的痛楚时,同生共死的战友在身边倒下,再也爬不起来的绝望时,她还在国外,享受着酒吧里形形□□男人的追捧,这就是她们最大的不同。不过大家都是有贼心没贼胆,晚上躲在被子里的时候脑子里想想,就已经是捅破了天,不得了的事情了。苏杉杉瞳孔放大了一瞬间,又去看了此刻低垂着头,刘海遮住了眼睛,沉默异常的沈宁。距离恐怖袭击已经过去两三天了,外面还满天飞的报道这事儿,他和顾念稚那点儿芝麻绿豆大的破事儿也被拿出来编排了一百遍,轮到空间里面也轮了几万条,不转不是云国人,9999的人看了都哭了,你不得不点开看的故事等等。她道,“这我公司员工,我要带走顾念稚又重复一遍,“我说我不回去了,我错了,沈同学,我对不起你,我这回真知道错了,你大人有大量,原谅我吧。”这个女人一路哭一路跑进门,趴在沈宁的床边又是叫苦又是我的儿啊,沈宁哄了半天,终于把她哄好了。苏杉杉抿着嘴,死死盯着顾念稚,好像要把这个根本没有半点女人气质的女人盯穿。顾念稚:辰?哪个辰?欧皓辰?顾念稚只好又重复一遍,“我是个路人呀,我刚不说过吗,怎么记性这么差?”前段时间顾念稚和沈宁的事情在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的,多少人想要来一睹这个女人的风采,无奈沈宁闭门谢客,拒不见面。沈宁一开始还没清楚他说什么,能反应过来,难得的停顿了一瞬,“你说什么?”她还嫌不够,补充道,“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啊,光你能想能做,我说还说不得啦?你要我做怎么个不无耻?换个表达?哦——”顾念稚换了个表达方式,“你这是要造人啊。”沈宁对他招招手,她往前蹭了点,结果手被猛地拽了一下,天旋地转,翻了个身,就被沈宁压在被子里了。这个安小熙,她还是顾囡囡记忆的时候,依稀记得,因为她被那个青瓷白盆子砸的差点儿白日飞升,醒来后又听见沈宁与这女人说不清道不明的一堆破关系,就那个朋友圈儿里还看到过,这女人似乎还和某个黑帮少主有关系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whvs9 | 12-12 | 阅读(84330) | 评论(46467)
第62章日常狗粮她退后助跑,借力一跃,半空的直升机放下绳子,顾念稚拽着绳子直接垮了整整十米。她脖子往后仰,顾念稚有个细长的仕女脖子,锁骨很深,能放个一块钱的硬币上去,皮肤不算白,但是却滑,没有多余的瑕疵,高领的毛衣遮住了大部分的风光,但是沈宁还是能想得出。结果千算万算,算漏了沈宁,算漏了感情一词。顾念稚左思右想,开口解释,“我不回去了,我做完这次任务,我就退队。”众人几乎不约而同的感叹,这,这找死吗在!今天云国受到的信息也太多了,这个一直不露面的女人到底是谁,到底长什么样,这一切都让人充满了巨大的好奇。“不好意思,麻烦你们让让,我老公沈宁可能要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了。”顾念稚此时扶着沈宁,怕扯到他伤口,小心翼翼的走着,四下正在找救护车,结果呼啦一阵的记者就围了上来,问题跟炮弹一样脱口而出,这些记者看到顾念稚的一瞬间是诧异的,原本以为这样牛逼的女人,怎么的也得是满身肌肉,人高马大,绝对的女强人。这人几天压抑的情绪全部爆发了,他一边怕云国军队硬来,一边紧张现场局势,精神也到了不堪忍受的地步。沈宁不喜欢她,不喜欢她的相貌,不喜欢她的性格,不喜欢她的行为,她都可以改,她最起码认为,改了之后,沈宁多少会注意到她。他想,从高中到现在,顾念稚从来没让他省过心,顺过意,穿着这身猎鹰的队服,看着更加碍眼。“想出院的话,安排私人医生吧。”这个黑道辰也开口,“够了!萱萱,别闹了,我真的爱她。”顾念稚是什么人,什么来头,多少厉害,实力多强,多惹不起,刚才短短的十几分钟之内,就让所有人感到震撼了,曾经从大街小巷听到的说法,还以为是夸张了,眼见之后,再也没有人敢质疑这个女人的实力和位置。“我冷静你奶奶!”他扣动扳机,顾念稚的瞳孔在一瞬间紧缩了。顾念稚乐呵,“别开车啊沈仙子,你高岭之花的人设都碎成炸了。”她捏着沈宁的肩膀,“好的怎么样了,我在这个医院都要住出茧子了。”场面一度混乱失控,下面的警察拦开了记者,为顾念稚腾出一片空路,这些记者十分敬业,纵使被拦住了也喋喋不休的跟在旁边提问题,大有顾念稚不回答,他们能一直跟到医院去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g4wgh | 12-12 | 阅读(36633) | 评论(30811)
不过大家都是有贼心没贼胆,晚上躲在被子里的时候脑子里想想,就已经是捅破了天,不得了的事情了。顾念稚信口胡诌,“这样晒得均匀些,不然能晒成奥利奥。”她不充,“少了一块的那种牛奶夹心口味。”顾念稚是什么人,什么来头,多少厉害,实力多强,多惹不起,刚才短短的十几分钟之内,就让所有人感到震撼了,曾经从大街小巷听到的说法,还以为是夸张了,眼见之后,再也没有人敢质疑这个女人的实力和位置。结果千算万算,算漏了沈宁,算漏了感情一词。顾念稚继续开口,“还是你要让我拒绝你?诶!你不行啊,沈娘子,咱俩合法夫妻我没理由拒绝你啊,还是你特喜欢床上挣扎的厉害的,我倒是可以挣扎一下,不过怕你打不过我,失了你面子。”沈宁无言以对。顾念稚这才发现,自己由于过分紧张,压着他肩膀的手不自觉的用力,她手足无措的收回手,“对不起……”顾念稚不能对普通人怎么样,只能强行挤了个笑容出来。妖艳贱货大喊,“你是什么人!”“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耻。”顾念稚左右看了看,指着自己,“你问我啊?”她此话一出,现场一片静默。顾念稚晒着太阳,动也不动的回答,“不成,你儿子是我一生挚爱,得加钱。”沈宁被她突如其来的砸床行为见怪不怪,只挪动了腿,让她枕的更舒服一些,他又翻了一页纸,偷瞄了一眼顾念稚。黑帮少主是什么?顾念稚想着想着笑出了声,好家伙,现在都流行这款套路了。今天云国受到的信息也太多了,这个一直不露面的女人到底是谁,到底长什么样,这一切都让人充满了巨大的好奇。顾念稚继续开口,“还是你要让我拒绝你?诶!你不行啊,沈娘子,咱俩合法夫妻我没理由拒绝你啊,还是你特喜欢床上挣扎的厉害的,我倒是可以挣扎一下,不过怕你打不过我,失了你面子。”顾念稚这才发现,自己由于过分紧张,压着他肩膀的手不自觉的用力,她手足无措的收回手,“对不起……”...【阅读全文】
rmfww | 12-11 | 阅读(17412) | 评论(79104)
顾念稚最近拖了个凳子,把活动范围扩大到了阳台,那处阳台位置挺大,她摆了个躺椅,盖着棉被晒太阳。顾念稚掐了跟草叶子,叼在嘴里,蹲在路边,全神贯注的欣赏起来。顾念稚的手仍然举着,她不急不缓,“冒充我有什么好处。”她道,“我不是来和你说废话的,我想你既然知道猎鹰,你应该也知道我们来这里的原因。”顾念稚紧绷了这么多年的神经,终于可以歇歇了。好容易把他妈哄走了,接下来到病房里的人,跟逛街一样,络绎不绝,大部分是沈宁的朋友,顾念稚躺在阳台上,任凭屋子里多少闹腾,她都不起来。黑道少主一看心爱的白莲被打了,顿时怒了,一巴掌还了回去,于是在场的两个女人一并懵了。她一个人玩儿够了,就老老实实爬去睡觉了。她妈大大的眼睛看着看着,就要落泪了,沈宁赶紧道,“我给,我给,你别哭。”顾念稚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,手拽着衣角,茫然道,“我不能,我不能躲。”沈宁脸色一黑,再没提过这事儿。她原以为事情到了这里就结束了,结果哪知道这个黑道少主还有个青梅竹马的姘头,就是恋人,也算不上恋人,就是追求他的妖艳贱货。顾念稚这一下被撞得太狠了,她从来不防备沈宁,直接滚在了地上,她摔的很,爬起来也快,结果一起来就看见沈宁脸色惨白的蜷缩在地上,右肩的血跟不要钱一样往外浸透。他转移话题,原本想说点其他的,但是顾念稚这时候脚还架在床上,又半死不活的躺在椅子上,凳子被她前后翘着,沈宁看着都替她悬,生怕这凳子受不住了平衡,就给她倒了。顾念稚昨天是这么回答他的,“裙子穿着不好我活动,万一走光了怎么办,我不是太介意,不过你好像挺介意的。”先下自己冲动,还没等到楼下的消息,她的背后全是普通人,这一枪她不敢躲。结果到医院之后,顾念稚当真脱去了一身染血的队服,换上白短袖,大裤衩,穿这个人字拖在他面前晃来晃去,晃了两天。人只要活着就好,不过这一口气却没有松多久,短短十分钟的时间内,她的心情跌宕起伏,对家领头扣动扳机的一瞬间,顾念稚的大脑都空白了,她来不及思考正确的行动方式,本能控制了她的身体,让她第一时间做出了选择。其余的人质纷纷被解开,这场恐怖袭击总算结束了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2ei1c | 12-11 | 阅读(37055) | 评论(87383)
顾念稚回答,“我是个路人。”妖艳贱货开口骂道,“辰!你竟然为了他打我!”她这个‘沈同学我错了’的句式,从高二用到了现在,对沈宁起码保证了千八百十遍,每一遍是真的,沈宁听到这个句式,脸黑了几分。她妈大大的眼睛看着看着,就要落泪了,沈宁赶紧道,“我给,我给,你别哭。”顾念稚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,手拽着衣角,茫然道,“我不能,我不能躲。”“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耻。”昨天的时候沈宁终于把书放下,提出自己的意愿,“你换身衣服。”沈宁内心无比赞同的点头,但是表面没什么动静。她笑嘻嘻的回答,“你宝贝熙怎么没来,我都想好怼她的稿子了。”沈宁道,“不是我的宝贝熙。”他严肃的看这顾念稚,“我只有一个宝贝。”结果千算万算,算漏了沈宁,算漏了感情一词。黑道少主大怒,“你是什么人!”周围围观的群众大气不敢出,纷纷假装自己在到处看风景,顾念稚叼着草眯着眼傻笑的声音,就十分突兀了。沈宁脑仁疼的厉害,刚才那枪直接穿过他的肩膀,他除了脑仁疼,肩膀也疼,但是更加疼顾念稚这个女人。沈宁面不改色,“怎么养活你。”她妈大大的眼睛看着看着,就要落泪了,沈宁赶紧道,“我给,我给,你别哭。”虽然情况不乐观,但好歹是活着。顾念稚需要拖住时间,只等下面的人传来消息。...【阅读全文】
共5页

友情链接,当前时间:2017-12-14